回想儿时的幸福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9-03-08 09:22   21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

  小时候,天真地以为城市的生活可以无拘无束、自由自在。在喧闹的城市呆久了,才蓦然发现我内心还是向往儿时那种“采菊东篱下”的恬静的生活,不禁怀念起儿时乡村的鸟鸣声,是那样质朴,那样美妙。



  记得我家堂屋大门上

  小时候,天真地以为城市的生活可以无拘无束、自由自在。在喧闹的城市呆久了,才蓦然发现我内心还是向往儿时那种“采菊东篱下”的恬静的生活,不禁怀念起儿时乡村的鸟鸣声,是那样质朴,那样美妙。

  记得我家堂屋大门上经常有燕子在那儿筑巢,我还曾跟弟弟打赌,看谁能活捉一只小燕子。谁知当我们搬来梯子时,燕子好像能听懂我们的话似的竟然扇动着翅膀飞走了。幸好我们的赌约没有实现,从那之后我就经常听到鸟鸣声。每逢此时,我都会搬来凳子,坐在窗前仔细聆听,不知不觉心竟也跟着它们飞了起来。那时仿佛觉得那鸟鸣声就好像是树上的花朵,仔细端详,便觉得院子里满树的叶子竟变成了满树的鸟儿。不单单只有燕子,还有麻雀、啄木鸟等。那时候的它们与人类和谐相处,虽然偶尔也会啄食田间的稻谷,但那也不失为一种乐趣。尤其是它们叽叽喳喳的叫声,更是不停歇地平衡着乡村生活的动与静。

  现在看来,儿时在田间辛苦的劳作也别有一番趣味。每逢农事间歇,孩子们无聊至极也会给自己找点儿趣事。比如挎上篮子去捡拾遗落的麦穗、豆粒之类。抑或是拿起自制的渔网去地头的河沟里抓鱼挖泥鳅。最有趣的要数挖野菜了,几个孩子们一起蹲在田垄里仔细寻找,生怕错过一棵野菜。荠荠菜、灰灰菜都是我们的最爱。还有一种不知名的开着淡紫色的小花的菜,挖了回家拌面蒸着吃异常美味。累了,我们就席地而坐,吸吮着田间清新的空气,尽情地享受着泥土的芳香和庄稼的清新。不时窜出来一只兔子或刺猬,我们都会竞相去追,只是这些都是大自然的尤物,比不得家养的那样反应迟钝,弄得我们经常空手而归,还摔得满身是泥。回到家后我们没少受父母的斥责,但依然不改初心,再次碰上这些小动物,我们还是得追它个七八里路。那时我经常代表班级参加学校组织的长跑比赛,这大概就是那时候无意之中锻炼出来的吧!

  儿时的我们最喜欢的季节就数春夏季了,柳树刚刚吐绿时,我们折下一段光滑的柳枝,把皮轻轻地掳下来做成笛子吹,那笛声响遍村庄,响遍田野,嘴里是哭的,心里却是甜甜的。夏季来了,我们还会三五成群地结伴去掏鸟窝、粘知了。寒冬来临,北风刺骨,人们对它产生了一种畏惧、厌倦,但却给孩子们带来了许多快活和乐趣。观赏腊梅、河面上滑冰,还有堆雪人、打雪仗等等。虽然个个小脸冻得通红,但欢乐和笑声却是有增无减。孩子们沉醉在自己的世界里,在岁寒三友的陪伴下沐浴着阳光,等待着来年的暖春。真正是应了一句话:冬天来了,春天还会远吗?

  或许儿时幸福安逸的情怀,就是上天给予我们降生于世的礼物,如今忙碌的我却很难找回细心平静的自己。只是在闲暇之余,与妻子孩子共处的时光里,才能隐隐约约地浮现出儿时那种让人魂牵梦绕的所在,也才能获得片刻的心灵慰藉。